伊朗是有能力将美拖在中东的战略牵制力量 有人提出中俄伊铁三角

军事新闻 2019-06-22 14:45167新闻资讯xingzi
伊朗从1992年开始实施武器国产化计划,如今已经建立起中东地区最全面的军工体系,能自行生产主战坦克、导弹快艇、常规火炮、轻型舰艇、小型潜艇、战斗机以及“流星”系列、“胜利者”系列、“泥石”系列弹道导弹,以及“波斯湾”反舰弹道导弹。

伊朗打掉的美军全球鹰战略无人侦察机的残片展示

伊朗部分导弹的射程范围

【环球军事快评 梳理天下大事】伊朗用一枚国产防空导弹,让美军全球鹰战略无人侦察机在全球首次折翼。美国总统却自己给自己找了个不是坡的坡,硬是下了驴,他说:幸好被击落的无人机里面没有人。对此,有人慨叹,那个有仇必报、说一不二、动辄动武的雄雄霸主,居然沦落到了如此境地;还有人将此事与冷战时期苏联和中国击落U-2战略侦察机相提并论。

那么,伊朗如此硬气的根基在哪里?这一事件对当今世界遭受霸凌主义打压的国家有何启示?

2016年被伊朗俘获的美军士兵

其实,伊朗硬气了可不止一次两次,其惊人之举屡屡让美国措手不及。1979年伊斯兰革命之后,曾公开占领美国驻伊使馆,劫持人质长达444天,1983年被指参与制造美国驻黎巴嫩贝鲁特兵营的爆炸案,造成241名美军丧生,2016年还在波斯湾俘获美军2艘快艇和10名士兵,至于俘获或打掉的美军无人机那也早已不是一架两架。

底气来自实力,硬气来自武力。

首先,经济是基础。伊朗多年来倡导“抵抗性经济”,看重经济的独立自主能力。在遭遇美国为首的西方经济制裁之下,伊朗深知油气资源丰富的国家容易陷入资源陷阱,沦为依赖油气资源出口的原料出口国,因此,积极谋求产业多元化,2014年2月最高精神领袖哈梅内伊正式提出“抵抗型经济总政策”,发展“伊朗制造”,提升经济技术水平。这些措施的实施,提升了经济自主能力,一定程度上减轻了经济严重依赖石油的局面,产业结构日趋优化,比如,伊朗目前是西亚北非地区主要的钢铁生产国,还是仅次于土耳其的中东第二大汽车生产国。

第二,经过多年努力,伊朗初步实现了工业化的目标,相应的,军工制造水平也大幅提升。

伊朗从1992年开始实施武器国产化计划,如今已经建立起伊斯兰世界最全面的军工体系,能自行生产主战坦克、导弹快艇、常规火炮、轻型舰艇、小型潜艇、战斗机以及“流星”系列、“胜利者”系列、“泥石”系列弹道导弹,以及“波斯湾”反舰弹道导弹,关于这款主要用于反介入的反舰导弹,伊朗一位将军曾豪迈地宣称:“伊朗已经有了可以将美国军舰像罐头一样送入水底的导弹”。此外,伊朗还具备自主发射卫星的能力。

伊朗的部分导弹

人们看到,这次击落美军全球鹰的就是伊朗国产的“拉德”(也称霍达德-3)防空导弹,不仅如此,伊朗还研制了类似俄制S-300的“巴瓦尔-373”远程防空导弹系统。

伊朗国产拉德导弹对全球鹰发起打击的瞬间

正是忌惮伊朗强大的军事报复能力,美国及其跟班尽管多次高声喊打,但迄今依然没敢对伊朗“动真格的”,伊朗并没有像伊拉克、利比亚乃至叙利亚那样,沦为西方大国武力打击的对象,这与伊朗通过提升军工能力、缩小与西方的火力差距是分不开的。

第三,对美国的霸权威胁基本不抱幻想,敢于斗争,善于斗争,斗而不破,长期斗争。

美国作为冷战后唯一的超级大国,其中东政策的核心目标之一,就是防止地区性大国的崛起,而伊朗的地区大国雄心从未泯灭,对于美国霸权的本质和美伊关系,伊朗看的很清楚:双方战略目标针锋相对,双方矛盾是结构性的,很难通过妥协退让予以解决。

有人认为美国对伊朗的制裁主要是由伊朗核问题导致的,对此,哈梅内伊早就指出:西方制裁伊朗已经有三十多年了,为什么没有核问题之前,他们仍制裁我们?他清醒地认为,即使伊朗关闭核设施,或允许西方公开盘查和监控,西方仍会提出其他新的问题,比如恐怖主义问题、比如人权问题,美国的真正目的就是持续施压,谋求实现政权更迭,换上对美国俯首听命的傀儡政府。

伊朗前总统更是一针见血:如果这个问题解决了,美国就会提出人权问题,如果人权问题解决了,他们可能又提出动物权问题。

冷酷的事实也印证了这些领导人的预见,伊核协议签署后,伊朗确实依据协议行事,但美国的制裁并未真正解除,反而又借口伊朗研制导弹,不断出台新的制裁,特朗普上台后更是干脆退出了伊核协议,毫无国家信用可言。

近现代以来,伊朗长期遭受外部大国利用、欺凌、孤立和遏制,伊朗破除幻想的同时,也看透了美国的“纸老虎”一面,面对美国的强硬,伊朗屡屡“以超强硬对强硬”,对美国进行反威慑。

伊朗很清楚,如果伊朗“豁出命”来以大无畏的勇气与美国对抗,美国只能退缩。伊朗也很清楚,虽然美国军力依然全球第一,军力遍及全球,但在中东这一地区的军力其实相对有限,尤其是近些年来,美国穷兵黩武、征战无度,陷入战争泥潭正费力自拔,从奥巴马政府开始战略东移、增兵亚太,如今特朗普政府更是强调“大国竞争”,对中国和俄罗斯的打压遏制加码,又急于恢复国内经济,所以美国根本无暇全力对付伊朗。

此外,相对于主动销毁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萨达姆政权和主动放弃核武器的卡扎菲政权,伊朗很少犯下机会主义的错误。伊朗不会不注意到,当年亲美的埃及穆巴拉克政权,在关键时刻被美国抛弃,伊朗也不会不注意到,身为“北约大家庭”的土耳其埃尔多安政权,差点亡于美国支持的“未遂军事政变”。

总而言之,拥有相当军事实力和较为完整军工体系的伊朗,在一贯反美反霸的征程中,它的一些做法和理念,值得他国总结和吸取,而作为目前国际体系中的“正能量”,伊朗还是为数不多的有能力将美国“拖在中东”的战略牵制力量,对于这样的力量,不仅值得我们关注其动态发展,在适当的时候进行适当的“战略互助”和“战略互动”,是很有必要的,无论我们喜欢或不喜欢这个国家。(文/综合 在下张开 20190621)

鸣谢:

田文林老师《走出依附性陷阱》一书,社科文献出版社,2018年9月第一版。

《伊朗政权稳固的内部根源及启示》、《伊朗对外行为的战略文化分析》。

 
发表评论
看不清?点击更换

注: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Copyright @ 2011-2019菠菜联盟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联系QQ: 11220099 邮箱地址:11220099@qq.com